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历史的复盘

范泓博客

 
 
 
 
 
 

江苏省 南京市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簡介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天气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历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精彩摄影作品

 
 
相片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序《红粉民国》(张耀杰著)  

2013-2-3 15:03:41 阅读13103 评论3 32013/02 Feb3

耀杰兄又有新书即将付梓,嘱我作一小序,迟疑许久,方才动笔。

原因很简单,这些年来,耀杰的研究范围很广,许多课题于我而言,比较陌生,这本有关民国女性人物的书稿,其中一些人物,读完之后,才有一定的了解。最初还觉得耀杰为何要写这类看起来颇有点“八卦”的文字,并起了一个带颜色的书名——《红粉民国》。不久前,腾讯组织一帮人在海南定安开会,我与耀杰同居一室,细问下,才知道这是耀杰为北京《环球人物》杂志开设“民国红粉”专栏的文章汇总。这类题材,虽是旧人旧事,但经过耀杰的一番严谨考证和叙述,读起来,仍感鲜活、立体,耀杰文史文章的魅力往往就在这里。

书中一些民国女性传奇人物,多与政学两界的家事、国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她们的内心挣扎、自我觉醒、社会参与、情感困局,乃至沉浮命运,多少可以折射出一个时代的诡异和变迁。在我看来,该书对近代以降女性话题与女权运动的研究,尤其是对弱势女性个体生命的历史再现,尽管同样受到时代环境的影响,却无不暗含研究者的价值倾向,也就是说,在传统的中国男性“父权当道”的视角中,如何解读近代女性冲破“家庭”樊篱、争取个人权利的多元面貌,以及她们丰富的内心世界,乃至长期以来自身性别与社会的紧张关系,倘若缺少“理性思辨层面上的真伪是非”,忽视每个时代的延续和断裂,难免与史实产生巨大的落差。

在当下一些极具戏剧性笔法的历史述说中,近代女性的“解放”是与革命、政党、国家等主流话语联系在一起的,之前正统儒教“贤妻良母”道德格局被打破,她们中的一些人成为积极参与政治或社会活动的另类女性。以今天的思考看,不啻于消解了一代女性在现实中的被动处境与真实

作者  | 2013-2-3 15:03:41 | 阅读(13103) |评论(3) | 阅读全文>>

安福国会:至少还值四十万元

2012-2-5 15:32:12 阅读5905 评论0 52012/02 Feb5

高阳的历史小说《八大胡同》以民国北洋时期一段纷争不堪的史事为背景,从官府大员酒醉饭饱之后“逛胡同、寻像姑”说起,扯出安福系的主将王揖唐,进而说到安福俱乐部、曹锟贿选以及军阀之争,最后至清废帝溥仪被冯玉祥部逼出了紫禁城,将其中的党同伐异、门户之见等一笔写尽,煞是好读,可见这位“高阳酒徒”特有的历史视野。高阳的历史小说,说起来是小说,实际上,又全然不是小说,“他纵观每一个时代,努力找出那个时代纷纭复杂历史事象之中,真正值得让我们注意的人物与史迹,借着描述这样的人物与史迹,提示我们历史兴衰的原理”(龚鹏程《念高阳》一文,参见《八大胡同》第13页)。

辛亥革命发生后,千年帝制结束,进入所谓的“共和”时代,原以为天下可以从此太平,殊不知,民初之乱则远胜于清末之时,最明显不过的一个事实,即共而不和。特别是国民党的宋教仁被杀,引来“二次革命”,革命党人始终未脱武力相向之意识,结果兵败,孙文等人纷纷逃亡日本;袁世凯任命熊希龄组阁,坚邀梁启超、张謇出长司法、农商,以示对进步党的笼络,继而又让国会选举其为正式大总统。然一月之后,袁世凯又下令解散国民党,并取消国民党籍国会议员之资格。袁世凯是否有权罢黜议员,暂且不论,但绝不能藉口以消灭国会,湖北汤化龙就批评说“今宪法尚未成,竟寝罢国会,将何以处民国”?事实上,袁氏不为所动,至1914年初宣布停止现有国会议员职务,并先后召开有关会议,制订新约法,改内阁制为总统制,任命徐世昌为国务卿,“民初稍具雏形之责任内阁政制,遂面目全非矣”。

国会选举是民主政治重要的一环,1916年袁世凯称帝失败,国会得以重开,但张勋发动复辟,国会被迫再

作者  | 2012-2-5 15:32:12 | 阅读(590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傅斯年之死

2011-11-5 12:47:00 阅读12848 评论22 52011/11 Nov5

(一)

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日,傅斯年接替庄长恭为国立台湾大学校长,一九五0年十二月二十日晚上十一时二十分,以脑溢血逝于台湾省议会议场,在任上两年时间未到。他的突然去世,对于刚刚失去大陆不久退守台湾的国民党政权来说,是一次意外打击。一九四八年三月选出的中研院第一届院士八十一人,未留大陆的只有二十人(萨本栋一九四九年一月即逝于美国,未计在内),赴台九人,傅斯年是其中之一,其余十一人包括胡适、赵元任在内皆旅居海外。谁也没有想到,五十五岁的著名历史学傅斯年,竟成为这二十二位“硕果仅存”中第一个去世的人。在此风雨飘摇之际,傅斯年和尹仲容是台湾学术界和财经界的两个精神支柱。

关于傅斯年之死,多年以来,存在一个“以讹传讹”的说法,即“小钢炮气死了傅大炮”。其实,只要稍加留意,以一般的材料即可证实此为“误传”。或许是人们出自对于逝者的敬仰和爱戴,有些人宁可信其有而不信其无,以下即为一例:

当时省参议员里面有一个郭国基,比较敢讲几句话,以现在的标准来说,实在没有什么,可在当年已经是了不得了。报上也就封他一个称号“小钢炮”。据笔者记忆所及,郭国基看到报载有一批仪器未运来台大,这批仪器是教育部的,但郭国基搞不清楚,硬说成是联合国的仪器,而有责备的口气。傅斯年对这个头脑不清却自以为是的人,一时气不过,血压直升,发生脑溢血,立时倒下,一命呜呼[1]

作者  | 2011-11-5 12:47:00 | 阅读(12848) |评论(22) | 阅读全文>>

33年前对一起铁路特大撞车事故的审判

2011-7-31 8:12:02 阅读90129 评论174 312011/07 July31

33年前12月16日,陇海东线兰考县杨庄车站附近,发生过一起自1949年以来罕见的铁路特大行车事故。由西安开往徐州方向的386次列车与南京至西宁的87次列车发生相撞,造成伤亡324人,其中死亡106人,重伤47人,轻伤171人,中断行车9小时3分,直接经济损失55.4万元。

凌晨3时12分,列车相撞时发出的巨大声响,方圆十几里皆可听到,沿线不少户人家在睡梦中被惊起,误以为是地震,纷纷夺门而逃,惊魂甫定,方知列车撞车事故。在当时,这起特大行车事故未允许公开报道,除铁路系统内部资料有记载之外,剩下的只是幸存者、目击者或知情人的记忆,媒体未给历史留下任何记录,现场救援资料也少得可怜。尽管如此,事故原因很快查明,完全是人为造成的,郑州铁路分局一份相关资料这样记录:

郑州分局郑州机务段司机马相臣、副司机阎景发,驾驶东风3型0194号内燃机车,牵引由西安到徐州的368次旅客列车,编组13辆,按运行图规定应在陇海东线杨庄车站停车6分,会让由南京开往西宁的87次旅客快车。由于司机、副司机在行车中打盹睡觉,运转车长与人聊天,车进杨庄车站后没有停车,继续以40公里的时速前进,以致在一号道岔处与时速为65公里通过的87次旅客快车侧面相撞,造成重大旅客伤亡事故。

这是事故发生若干年之后,《中原铁道报》记者王建林在一篇题为《回望杨庄事故》(2004年12月16日)的文章中披露的;另有一篇署名刘路、赵智渊的《魂断杨庄:生命不能承受之痛》纪实文章(2003年3月3日《河南法制报》),以当年知情者的回忆和描述为线索,对列车相撞之后的惨状有一个描述:

368次列车机车拦腰撞上87次列车的第

作者  | 2011-7-31 8:12:02 | 阅读(90129) |评论(174) | 阅读全文>>

镇江图书馆馆藏民国书籍及报刊

2008-2-17 16:39:04 阅读4274 评论0 172008/02 Feb17

前两天,陈斌兄来宁,两人一同开车赴镇江、扬州等地。在镇江,陈斌与当地文化官员谈有关大型文化活动策划之问题,我则在镇江图书馆徐苏(镇江市政协委员、图书馆副馆长)先生的陪同下,独自翻检了该馆所藏的一些民国书籍、报纸与刊物,大抵有了一个了解。在民国时期,镇江几度作为江苏省省会,有各种报刊应运而生,先后约四十余种,以徐苏先生的介绍,当时影响较大、读者最多的有《新江苏报》、《苏报》、《江苏建报》等。镇江图书馆其前身乃省立图书馆,从当时的编目看,所藏书籍颇丰,可惜经岁月之流失,加上文革动乱以及某些人为之因素,馆藏民国书籍、报刊杂志已所剩不多,既便幸存下来亦多有缺期。整整一个上午,我在落满灰尘的书库中粗粗浏览,其感慨与失落并生。此库平时不对外开放,经徐苏先生同意,拍了一些图片,以备记忆。择数张图片贴于此。

作者  | 2008-2-17 16:39:04 | 阅读(427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